遇见玉兰

“春花次第开,待君赏花来”。看到楼下玉兰花开了,脑海中就涌出了这句诗来。

阳春三月,寓居异地,住在医院的公寓楼里。三株玉兰树居于医院后院两楼之间的夹道旁。这里少人走动。她们先花后叶的,老早就孕育好了黑黑的芽孢,春风刚一吹起,这些起初只绿豆大小的小芽孢就慢慢变大、变褐、变青、变绿、变黄、变白,直到长成寸把长的花蕾,某天暖风稍劲,便一朵朵次第绽出碗口大洁白的花朵来。

她们颤颤地坐在枝头,让你忍不住要驻足,多观赏一会儿,甚至还忍不住要跟她们说上几句话,不然就觉得辜负了她们秘密的心思。

每天从树下经过,与她们相见,仿佛她们也会与人招手、颌首浅笑。位置稍稍向南一点的那棵树花开得最早,先是高枝上的花开了,渐渐地,低枝上的也开了。位置稍稍向北的那两棵也追着南边那棵的脚步,一天天变化着姿容,用不了几天也繁花满树了。

不知是不是因为多了些我的欣赏,那些花儿开得愈发恣意和张扬了。于是,就欣喜而愈发特意殷勤地前去探看,生怕稍不留神,她就飞离了枝头。

花的心思无人可知,花的语言亦没人能懂。但我想,即便凌寒飘香、铁骨冰心的梅花也未必真就心甘情愿地“独自”,她也喜欢有雪花来与之共舞吧;开在深山幽谷的无名小花就一定喜欢孤芳自赏吗?她怎么会不需要风的爱抚、雨的滋润、蜂的光顾、鸟的探看呢?

花尤如此,人何以堪!




登录 注册